無法在這個位置找到: head2.htm
當前位置: 主頁 > 養生資訊 > 心理養生 >

森田心理療法

時間:2019-11-07 14:26來源:www.yangshengzhongguo.com 作者:admin 點擊:
中國中醫養生協會,是經香港政府批準登記注冊(登記證字第52991419號)成立的非營利性社會團體,是全國養生保健企業的協會組織。中國養生協會旨在依托政府和行業的強勢資源,團

      森田心理療法簡稱森田療法,是由已故日本東京慈善醫科大學教授森田正馬先生在1919年創立的,日本一直在使用,其價值已被充分證明和廣泛確認,并已在世界范圍內得到廣泛的評價。
  森田學說的理論體系不是出自某種理論的延伸或實驗室的結論,而是來自森田先生自身的神經癥體驗和他多年的臨床實踐經驗的總結。下面我們先談談森田先生自己的神經癥體驗。
  森田先生小時侯由于家庭強迫學習導致“學校恐怖”。森田正馬先生1874年1月18日出生在日本高知縣農村一位小學教師的家庭里,他父親對子女要求很嚴格,尤其對長子森田正馬寄托著很大的期望,望子成龍心切,從很小就教他寫字,讀書,5歲就送他上小學,一從小學回家,父親便叫他讀古文和史書。10歲時,晚間如背不完書,父親便不讓他睡覺。學校本來功課就很多,學習已經夠緊張了,回家后父親又強迫他背這記那,使森田漸漸地開始很厭倦學習。每天早晨,又哭又鬧,纏著大人不愿去上學,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學校恐怖”,這與父親強迫他學習是有關系的。
  森田先生在7歲時,祖母去世,其母親因悲傷過度,曾一度陷入精神恍惚、默默不語的狀態,接著第二年祖父又相繼過世。正當家庭連遭不幸時,森田偶爾在日本寺廟里看到了彩色地獄壁畫之后,立即感到毛骨悚然。他看到地獄圖中人死后下地獄的慘狀,有的在上刀山,有的在下火坑,有的在進血池等等。這些可怕的場面在森田幼小的心靈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一直在他腦海里盤旋,這就是后來森田理論中關于“死的恐怖”一說的來源。
  森田自幼就有明顯的神經質傾向,他在《我具有神經性脆弱素質》一書中寫到:其表現是12歲時仍患夜尿癥而苦惱,16歲時患頭痛病常常出現心動過速,容易疲勞,總是擔心自己的病。幼年時患夜尿癥為了不弄濕被褥,總是鋪著草席睡覺,有人故意問他“鋪上草席干什么?”他生氣的回答說“夜里不尿炕!”。這種回答帶有對大人的嘲弄挖苦的反抗,但其內心十分難受。后來他在自己的著作中寫到“不要譴責孩子的夜尿癥,越是譴責挖苦孩子,就會越惡化”,這大概是自己的切身體驗吧。因有夜尿癥而深感自卑,有強烈的低劣感等。后來聽說當地很有名望的板本龍馬先生小時候也得過這種病,這才聊以自慰,心情稍微好了一點,中學五年級時,他在患腸傷寒的恢復期,學習騎自行車,夜間突然發生心動過速。在高中和大學初期,他經常神經衰弱,東京大學內科診斷為神經衰弱和腳氣病,經常服藥治療。大學一年級時,父母因農忙,兩個月忘記了給森田寄生活費,森田誤以為是父母不支持他上學,感到很氣憤,甚至想到當著父母的面自殺,于是暗下決心,豁出去拼命地學習,要干出個樣子來讓家里人看看,在這時期什么藥也不吃了,放棄一切治療,不顧一切地拼命學習,考完試后,取得了想不到的好成績,不知什么時候,腳氣病和神經衰弱等癥狀竟然不知不覺也消失了。這些個人經歷,導致他后來提倡的神經質的本質論,包括疑病素質論。神經衰弱不是真的衰弱,而是假想的主觀的臆斷。神經質者本能上是有很強的生存欲望,是努力主義者,癥狀發生的心因性即精神交互作用,最重要的是森田先生在自己切身體驗中發現“放棄治療的心態”,對神經質具有治療作用。
  從以上資料可以看出,這些成為森田療法理論基礎的內容,全都是他自己痛苦體驗的結晶。然而僅僅是這些體驗是不夠的,更加重要的是,他多年來對神經質者的觀察,把握其癥狀的實際表現,密切注意其經過與轉化,并把這些觀察同自己的體驗相對照,閱讀國內外文獻,將當時認為有較強的治療神經癥的各種治療方法一一進行實踐驗證。最后,森田先生把當時的主要治療方法,如:安靜療法、作業療法、說理療法、生活療法等取其有效成分合理組合,提出自己獨特的心理療法。
  下面我們談談森田療法的基本理論 
  1、疑病素質論。森田認為,神經質發生的基礎是某種共同的素質傾向,稱為疑病素質。所謂疑病素質是指一種精神上的傾向性,其表現是:
  (1)精神內向。所謂精神內向,是指經常把活動目標拘泥于自身,偏重于自我內省,對自已軀體方面和精神方面的不快、異常疾病等感覺,特別注意關心,并為此而憂慮和擔心,以自我為中心,被自我內省所束縛。精神外向,是指精神活動趨向外界追逐現實,目的明確,但有時表現輕率。這種人開朗熱情,常因事業的追求,無暇關注個人身體疾病等。弗洛伊德也說過,“精神時常向內活動,從而封閉在自我身心內部的人,易成為神經癥;精神經常向外活動的人,就不會得神經癥。”
  (2)疑病癥。所謂疑病癥,即害怕疾病的意思,是一種擔心患病的精神傾向。其實這是人人都有的一種表現,神經質的人只不過是程度過強而已。森田認為神經質是一種先天性素質,是一種側重于自我內省、很容易疑病的氣質。
  2、精神交互作用和思想矛盾 
  (1)精神交互作用是指因某種感覺偶爾引起對它的注意集中和指向,那么,這種感覺就會變得敏銳起來,而這一敏銳的感覺又會更加吸引注意力,進一步固著于這種感覺,感覺與注意交互作用、彼此促進,致使該感覺越發強大起來,這種精神活動過程稱為精神交互作用。例如神經性頭痛,由于過度緊張會因頭部有異常感覺而使本人的注意傾注于此,注意與感覺的相互作用越發引起敏感。即便是過勞或緊張情況早已消失之后,由于預期恐怖引起的注意固著狀態,會遺留下痛苦的感覺,形成習慣性頭痛。
  (2)思想矛盾即心理沖突。主要指應該如此和事實如此之間的矛盾,是理想與現實之間的沖突。這里的事實也包括自身的自然現象,例如從理智上認識到世界上是沒有鬼的,但夜間走過墳地照樣會感到害怕恐懼,所以單靠理智上的理解是不成的,如果企圖用理性來克服這樣恐怖便會造成思想矛盾即心理沖突。
  3、生的欲望和死的恐怖 森田認為生的欲望的含義至少有如下幾類:
  (1)希望健康地生存;
  (2)布望更好地生活,希望被人尊重;
  (3)求知欲強,肯努力;
  (4)希望成為偉大的幸福的人;
  (5)希望向上發展。這是人類本性的表現,是人人都有的一種表現。但是神經質的人想將自己生的欲望達到一種完美的境界,這種苛求完美的理想主義是神經質人格的又一特征,其表現是:在完成自己生的欲望的同時,絕對不能容忍絲毫的心身異常的出現,出現一種強迫性求全欲,甚至對自己內在的性格也求會責備,因而容易出現焦慮、神經過敏等傾向,同時,對于自己出現焦慮的心理也非常不滿,克服這種焦慮的愿望十分強烈,由此也形成思想矛盾。由于神經質的人生的欲望非常強烈,所以死的恐怖也非常強烈,二者成正比例,死的恐怖中包含了對生的欲望追求的同時,還包括怕失敗,怕疾病,怕種種有價值的東西失去,怕死亡等,焦慮與死的恐怖具有相同的意義,可以說是神經質者所特有的病理學的概念。
  4、精神拒抗作用
  森田認為,人的精神活動也存在一種拒抗作用。例如當我們發生恐怖時,另一方面又出現不要怕它的相反心理;打算買東西時,先要考慮一下是否浪費的問題;要出門時,反倒先要回顧室內是否忘記東西。這就是所謂相對觀念。這種對應作用也是精神領域中的一種自然現象,可以保證生命安全和精神安全。假若這種精神拒抗作用過弱,如小孩或白癡,一旦產生欲望,就會毫無顧忌地行動。而神經質者由于欲望和抑郁之間的抗拒作用,常引起猶豫不決而精神痛苦,比如在某種情況下,出現對某人(尤其是大家常崇拜的人)的不敬念頭,同時會想到這是錯誤的,不是自己的真實想法而加以否定。這些在一般人只是一閃即逝、不留痕跡的想法,在疑病素質與精神拒抗作用很強的人身上,就會固執地出現,形成拒抗對立,再通過精神交互作用而形成強烈觀念癥。
  以上論及的森田關于神經質發病的基本理論,簡而言之,就是具有疑病素質的人,由于某種契機(疑病體驗),把人們普遍存在的一些身心自然現象如用腦過度時的頭痛、失眠、與生人交往時的拘謹不安,以及偶然出現的雜念、口吃等,誤認為是病癥,而把注意力集中在這上面,感覺愈敏銳,“病癥”也就愈重。由于這種精神交互作用而形成急性循環的惡性狀態,結果就成為神經衰弱發作的神經癥。
  剛才我們談了森田療法的基本理論,接下來我們看看森田療法適合用來治療哪些疾病:
  1、普遍神經質,即平常所說的神經衰弱。包括失眠癥、頭痛,頭昏、頭腦不清、感覺異常、易興奮、易疲勞、腦力減退、疲勞感、不必要的憂慮、性功能障礙、腦暈耳鳴、頹廢、記憶減退、注意力不集中等。
  2、強烈觀念癥。主要包括對人恐怖如赤面恐怖、視線恐怖、自己表現恐怖、循環恐怖、學校恐怖、外出恐怖、罪惡恐怖、不詳恐怖、高處恐怖等。
  3、發作性神經癥,如 呼吸困難發作、焦慮發作等。
  森田先生曾經指出在治療前,要先明確診斷、弄清疾病的實質和癥狀,要注意隨機應變,不要機械地拘泥于某種模式。 治療的基本原理:順應自然。順應自然是森田療法的原理。什么是順應自然呢?順應自然相當于禪宗的“頓悟”狀態,使人體驗到在自然中的位置,體驗到對超越人的控制能力的自然現實進行抵抗是無用的甚至是有害的,只能順應才能得到一個與自然事物相協調的生活態度。釋迦牟尼教導人們要順應自然地生活,老莊也主張“任自然”。看來森田療法是東方文化的產物,日本學者認為森田療法的故鄉是中國,有人把森田原理理解為“死了心吧”,“忍受吧”。 商良武久先生指出這種理解片面性的同時,指出“順應自然”的完整概念如下:
  (1)患者要老實地接受癥狀的存在及與之相伴隨的苦惱焦慮,認識到對它抵制、反抗或用任何手段回避、壓制都是徒勞的;
  (2)患者要靠原來就存在的求生的欲望去進行建設性活動,即一面接受癥狀的現狀不予抵抗,一面進行正常的工作和學習活動。總的來說是患者不要把癥狀當作自身上的異物,對它不加排斥和壓抑,這樣就解除了精神交互作用和精神拒抗作用,癥狀也因而減輕以至消失。例如失眠是神經癥中最常見的癥狀之一,也是神經癥狀惡化的原因之一。失眠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神經癥狀失眠的原因首先是精神交互作用,偶爾失眠是正常人也不能避免的,但神經質的人在第一次體驗失眠的痛苦后,就患了失眠恐怖癥。晚間上床后,擔心再失眠,人為地追求睡眠,過分地注意自己的精神活動,這樣一來,精神就更加緊張,使睡眠的進程受到人為的干擾,結果是越怕越睡不著,開燈一看,已是深夜幾點,擔心明天的工作和學習就更加焦慮起來,于是閉上眼睛強迫自己趕快入睡。焦慮與失眠的惡性循環,影響正常的睡眠進程。有些神經質患者在上床后有強烈性思維的毛病,一念未息,一念又起,雜念叢生,欲罷不能,為之苦惱。清除這些的唯一方法是“聽其自然”,首先不要怕失眠,也不去人為地追求睡眠,這樣精神自然會放松,放松有助于睡眠,所以不怕失眠的人,不會長期失眠,出現強烈思維時,不要加以抵制,任其“自然流動”,“無所居心”。 安然地躺著,強烈思維就會自生自滅,不知不覺地進入夢鄉。 
  病情較重,癥狀復雜,影響日常工作學習的正常進行者,需要住院,使用森田療法。包括:
  (1)對焦慮及心理沖突忍耐性差,借助大量酒精、藥物來解決問題的人;
  (2)嚴重的抑都狀態,頻繁有自殺企圖者;
  (3)對沖動行為的控制力差,曾有過暴力、犯罪、性變態等行為的人;
  (4)各種精神病人。
  住院治療分四個階段。
  第一期:絕對臥床期。此間,要完全將患者隔離,禁止會面、談話、讀書、吸煙及其他一切解悶的活動,如唱歌,吹吹口哨等。除飲食排便外,命令患者幾乎要絕對靜臥,其目的是:
  (1)體驗煩悶即解脫的心境。由于強制性靜臥,禁止一切解悶的活動,患者感到非常苦悶,非常煩惱,醫生一天一次查房,觀看患者的情緒變化。當患者談說苦悶時,就告訴患者,對情緒變化要“聽其自然”,焦慮就讓它焦慮,煩惱就讓它煩惱,讓它自然存在下去,靜靜的忍耐,原則上對患者采取不問的態度,其苦悶越加劇,反倒越能實現治療目的。當患者的苦悶達到極點時,正像沖鋒戰士突擊時“最后五分鐘”那樣,在極為短暫的時間內,苦惱迅速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好像劇烈的疼痛突然消退,精神立即感到爽快起來。森田把這種心境命名為“煩悶及解脫”,并把這一段時間稱為煩悶期。此期的目的是讓患者接受痛苦,養成對焦慮煩惱徹底接受的態度。森田說這與一般的面談完全相反,讓患者真正體驗痛苦、接受痛苦,能使其精神更上一層樓,達到“頓悟”的狀態。
  (2)激化患者的活動欲。患者在體驗到“煩悶即解脫”的心境后,已脫離以往那種消極的痛苦,開始感受到無聊,出現了想參些積極性活動的愿望,森田把這一期稱為“無聊期”,在患者充分體驗到這種沒有活動的苦惱之后,讓他起床活動,進入第二治療期,這一期一般需要4-7天。
  第二期又稱輕工作期。繼續隔離療法,禁止談話,游戲等。每天臥床時間限制在7-8小時,吃完飯到戶外接觸陽光和空氣,可以做些輕體力活。每天晚飯后,都要求他們寫日記。通過日記了解患者身體和精神狀態的變化,并給予寫日記指導,這一時期仍不能進行娛樂活動。對待身體的不快感及強烈觀念等均采取"“聽其自然”的態度。此期為3-7天。
  第三期,重工作期。參加較重的體務勞動如鋸木砍柴、田間勞動等。目的在于培養對工作的持久忍耐力,進行總結,體會勞動神圣的意義。這是一種促進“頓悟”的做法,此期7天。
  第四期,復雜的生活實踐期。開始進行適應外界生活變化的訓練,為回到實際生活中做準備。這一時期允許外出,以純樸自然的心去做工作,避免過分講究行動的價值,避免追求完美主義的工作態度。 住院期間,要求病人寫日記,記述自己的病情變化和治療體會,醫生進行日記指導,旨在引導病人清除以前對病情的臆斷和誤解,從心理上放棄對病情的錯誤抗拒,體會到“順其自然”。
  心理治療的基本任務不僅是消除患者的苦惱,而且還要幫助患者成長,成為一個真正的人。因此我們應該更多地去了解人性,我們還要幫助別人去了解他們自身的人性,這對去除他們的精神痛苦是很有用的。心理治療就是幫助患者了解他們自身的人性,并接受現實,這樣患者才能對生活感到滿足,為了達到對生活的滿意,必須以現實的方法過現實的生活,結果就會幸福,這是心理治療的真諦,也是人類生活的真諦,心理治療根本上是幫助一個人生活得現實、充實、愉快。 (責任編輯:admin)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無法在這個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